會訊

應該有人…?

◎史英/人本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其實我也常常懷疑,大家為什麼要支持這麼一個「會」?

「慈濟人」也許感覺自己是救苦救難的菩薩,「警消人」可以感覺自己是除奸(除火)伏惡的英雄;「反年改人」、不用說了、非常清楚是在捍衛自己的荷包——那麼,做為人本的朋友,會感覺到什麼呢?

人本的朋友,好像不是感覺到自己;如果有的話,也是感覺到自己的小孩,或同樣的小孩的處境;不然,就是感覺到自己的台灣,台灣的可慮的明天?

成為人本的朋友,總是因為自己在乎的一些事情:有一些事情,不管怎樣,沒什麼好說的,就是應該要做;若沒人肯做,就得有人做,或者讓那些已經在做的更有力氣。

全世界都在「管教」小孩,不是應該有人幫小孩說幾句話嗎?所有的父母都當局者迷,不是應該有人幫著找到出路嗎?如果竟有人叫爸媽去當老虎,不是應該有人義正詞嚴提醒大家「小孩是人,不是羔羊」嗎?

全世界都教小孩多做習題,不是應該有人教他們如何「想想」?所有人都迷信科學等於實驗,不是應該有人提倡探究起於「猜測」,而猜錯了反而應該非常「高興」?大家都要小孩加強作文,那就更應該有人提出語文學習的正途:不要只背範文,要和作者對話;不要只計較修辭,要在乎究竟有些什麼「辭」要修!

「有識之士」都坐在廟堂上擬定政策,不是應該有人去看看學校裡真正發生什麼了嗎?「愛心同事」都在掩護犯錯的老師,不是應該有人逼他們改錯,或負責嗎?「實驗教育」正在如火如荼地推動,那就更應該有人像烏鴉一般指出:把「改革」當做實驗,只是替「體制那一套」取得正當性而已。

大家都為中國政府的壓力寢食難安,又怨怪自己政府處理無力,不是應該有人靜下心來思考,人民可以做什麼嗎?例如,如果我們主動和中國人交朋友,不是勝過傾中人士擁抱他們嗎?如果我們擴大而不是緊縮中生政策,加上民間的各種配套措施,不是比拒斥他們更好嗎?這個時候,就是要有人甘願對牛彈琴,努力讓中國學子、甚至是未來的社會中堅、更了解民主與自由的可貴,並體會台灣人的要求根本就是普世的價值!

是的,我們最大的問題,就是從小被剝奪了勇氣與信心:不敢與異己交峰,不願相信思想與信念可以改變世界。不過說也奇怪,只要明白了這一點,恢復信心與勇氣也就不是什麼難事——

所以我一點也不懷疑了,大家當然會支持這個「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