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訊

用假教材,哪來真教育?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石川 Shihchuan

◎ 王士誠

我們都同意,性,在現代社會裡,是必須作為課程、認真教授給下一代的。這一點,與我們的立場保守或開放無關,而與當下社會的特性有關:在一個資訊快速流通、各種性別價值觀都能大鳴大放的時代,孩子當然有可能因而不知所措,我們當然有必要教導他們可以如何看待。

好比,有人說婚前性行為無傷大雅,但也有人認為婚前性行為實在不宜,那麼孩子們可以怎麼思考這件事?這就是教育可以著手,也應該著手之處。

平心而論,以婚前性行為為例,開放與保守的立場,都各有合理的論述。就保守立場來說,在未發育完全前發生的性行為,確實可能傷害身體;而性行為伴隨著懷孕的可能,未婚懷孕者要承受的社會壓力也真的較大;並且,在生理的刺激之下,感情經驗普遍較少的孩子是否能仔細思考與對方關係的品質,也實在難說凡此種種,都是值得深思的議題。

帶著孩子認真看待這些事,再正確也不過。進一步來說,對普天下的父母而言,保護孩子是第一要務;性,既然可能造成身心的傷害,身為家長,立場保守一些,也是自然。因此,我們該要求一種真正的性平教育︱其立場或許也可以保守,但務必要設法帶孩子認真思考、好好設想各種性的議題,讓他們長出觀看性的眼光、長出從可能的傷害中保護自己的能力。

真正的性平教育不容易︱事實上,沒有任何一種教育是容易的︱,然而,要辨別假的性平教材是相對容易的。故意製造噁心的食物,以引發學生對性行為的厭惡感;只告訴學生未婚懷孕女性的「慘況」,卻不分析男性的責任與可行的應對方法;揚言要安慰性侵受害者,但不考慮保密這些來自「彩虹愛家協會」、「得勝者教育協會」的教材,很明顯地沒有任何「教」的成分︱試想,如果有一位國文老師把兩瓶髒水倒在一起,說「這就好像不合適的兩段文字放在一起,沒有文學美感」,我們會認可這是「國文教材」嗎?會認為這是在「教國文」嗎?

彩虹愛家協會等團體的教材之所以不該進入校園,根本原因就在這裡︱他們提供的教材,是假的性平教材;他們實行的教育,當然也是假的性平教育︱跟立場無關,而跟其低落的教學能力有關。

沒有教學能力的人,當然應該退出校園。他們之所以能進入校園上課,多半是應校方或個別老師的邀請,參與早自習、生命教育、性別教育等時段或課程。教學工作繁重,老師們請校外人士協助,可以理解;但前提是,這些校外人士必須具備教學能力。老師們為了實施專業的教學,日常備課已相當辛苦,很可能難以一一檢視來自校外的種種教材細節,這就給了無教學能力者施力的空間。

然而,這也同時給了每位身為家長者協助老師的空間。本刊對假性平教材的分析,是拋磚引玉,以此邀每位家長一同來檢視不合格的性平教材,甚至挺身而出,主動請老師們將那些假的性平教育者逐出校園。

消除假的教材,真的教育才能紮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