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訊

性騷擾者的應許之地-細看屏東某校性騷案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Jim Larrison

◎編輯部

學校,該是應許之地:該應許一個良好的學習環境、該應許一個愉快的校園回憶、該應許一個光明的未來而應許的對象,該是學生。

為此,認真辦學的師長,就該仔細地規劃課程、經營師生關係,彼此之間更該互相協助、互相監督,好好地陪著學生走在應許之地上,更走向應許的美好。

本來該是這樣的。

然而我們看到,有那麼一所學校,有的老師會在無關的課堂上,屢次以性器官為課程「舉例」;有的老師在與學生聚會後,指定特定同學留在自家或帶往他處過夜;有的老師與異性學生午休時單獨待在專科教室,不理會敲門詢問者;有的老師追求班上同學,甚至揚言要毆打其他追求者…

而,那些「性舉例」會被說算是教學自由、不適當的過夜與獨處會被說只是老師受學生歡迎;而種種過份的「追求」行為,則由學校出面請家長簽「不予追究切結書」。

這些事,若是一人一時所為,可說是個人行為;但同一所學校,多位老師長期來皆如此,又該怎麼說?更何況,學校還出面緩頰那豈不是學校應許老師可以如此胡作非為?

本期特企,以一連串當事者或關係人的訪談,與您一同走進那塊性騷擾者的應許之地,去探問:該應許學生一切美好的校園,為何反而應許了性騷擾者可以遂行其意念?

您將驚奇地發現:那裡的問題,可能出現在任何校園;我們習以為常的校園文化,只要一不小心,就會成為性騷擾者安身的溫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