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訊

事情,是這麼開始的

圖片來源/人本資料庫

◎李庭芝

屏東某高中在去年爆發多起師對生的性騷擾事件,不只一位加害的老師,也不止一位受害的學生。這些案件當中,有的老師在上課時大開黃腔,要學生在腦中模擬性行為,並鉅細靡遺地描述畫面,完全不在乎同學是否感到噁心尷尬,也不在乎這堂課本來叫做歷史;有的老師公然追求學生,在課堂上、在公開的臉書頁面上、在通訊軟體上不斷騷擾,甚至不顧學生意願進行肢體接觸;有的老師操弄師生之間的界線,大方將女學生帶進密室,在教室內摟抱,卻還覺得自己是無辜的受害者。

這些案件最讓人訝異的是,不像過去的師對生性騷擾案件,即使學校其他老師和行政人員漠視縱容,終究還是帶點遮遮掩掩、偷偷摸摸的性質。在這所高中裡,老師毫無畏懼地騷擾學生,不怕被其他學生和老師看見,而其他老師也不覺得發生這樣的事情有什麼問題。

又或許,這樣帶有炫耀性質的「被看見」,才是更重要的事情也說不定。

瘋狂追求者

一開始,是張萍聽說有位高三的學生遭到老師追求,她循線從臉書聯繫上當事人,了解到整件事的詳細狀況,並取得了潘老師的騷擾訊息截圖。

「A同學說潘老師是她的數學科任老師。同班同學都覺得老師上課都在觀察她,也會去看她上體育課。然後她說潘老師常常想要送她東西或是約她出去,同學也常常會跟她說老師都在觀察她,這些都讓她覺得很不自在。」

在通訊軟體截圖裡的留言,毫無懸念地跨越了師生界線,甚至也完全超越了一個成年人應該要有的人際互動基本常識。截圖裡的訊息全部都是單向互動,但使即使沒有得到任何回覆,也不妨礙潘老師像狂熱的追求者一樣不斷洗板。除此之外,潘老師還在半公開的學生聚餐合照底下留言說:「如果可以抱A生的大腿就更好了!我可以少活二十年!」其他學生都可以看到這段留言,顯然潘老師並不害怕別人知道她對學生的濃濃愛意。

「她後來會跟爸爸媽媽談是因為老師邀她出國,說不用擔心旅費,A生就把這個訊息給她爸媽看,她爸媽才去學校找主任談。」張萍接著說,「剛開始她爸媽去談的時候,學校有讓他們簽『不用召開性平會的切結書』(註),可是後來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有人在關注這個案子,學校還是開了。」

可怕的是,學校有其他家長得知此事,聯繫到張萍,告訴她原來A同學不是第一個受害者,六年前就有其他人遭到潘老師騷擾,然而學校並沒有啟動性平調查,而是用私下跟家長拜會的方式把事情「喬」掉,因此這個案件沒有出現在正式紀錄上。張萍找到B同學,向她詢問她當時的經歷。張萍告訴我:

「有一次是老師知道B同學放學後要去補習,就自動說要開車載她,小孩不肯,老師就發訊息給她說:我在路口等妳,不讓小孩有機會拒絕。後來小孩就上了她的車,被載到一個偏僻的地方,在車上就掀摸她的肩膀、臉頰、脖子、耳朵,小孩說那個老師的表情非常的猥褻,她非常的害怕,可是她在老師的車上沒辦法逃。」

「有一次B同學去家裡附近的超商買東西,出來的時候呢,叮咚,門一開老師站在中間,把她嚇死了。有一次是她爸媽出國,結果老師就跑到她們家從鐵門塞了兩千塊要給她當生活費,問題是她們家家境很好啊,根本不需要拿老師的錢。後來那筆錢由一個親戚去還給老師。她就是很一廂情願地要送妳東西、要對妳示好啊!可是小孩感受的是恐懼。」

當時B同學在其他學校的朋友知道以後,自告奮勇打電話到當時教育部校安中心的一個專線,希望能獲得協助。沒想到接電話的教官跟當時這所高中的主任教官交情很好,所以他就打電話告訴主任教官,然後,案子就這樣被吃掉了。

「校長就帶著主任、輔導老師啊,去B同學的家裡。那個時候她爸媽很生氣,就拿那個小孩的聯絡簿還有週記本給校長看,上面老師都密密麻麻回滿滿的東西,然後那些文字都很…家長都覺得很離譜。」

「後來,家長跟學校就達成一個共識,以後這個小孩在潘老師的課堂上就去輔導室,避開這個老師,然後也沒有做任何的性平通報跟處理。」

張萍說,家長不清楚自己有什麼權利,也不希望影響到高三的孩子升學,於是同意了這樣息事寧人的作法。但是心裡的壓力不會因為隔離而消失,B同學直到畢業之後都還會做有關潘老師的惡夢,甚至因為害怕再被老師堵到,所以選擇離家很遠的大學就讀。

而不適任的老師也沒有因為隔離了一個受害者而有所檢討,在六年之後,同樣的劇碼又再上演一次。但如果,在B同學遭到騷擾的當下,學校就當機立斷的處理,那麼會不會A同學就不至於遭受這樣的恐懼?我們不得而知。

風流情聖

人本在處理潘老師事件的時候,同時知道學校也正在調查黃老師。而在此之前,黃老師會和女學生交往的傳聞就已鬧得人盡皆知,不過似乎學校裡沒有人覺得有什麼問題。有學生曾經看過黃老師和女學生嘴對嘴共同吃東西,或是在校外教學的時候讓女學生抱著他的手臂逛街;也會傳訊息給女學生說她很特別,是自己想要保護的;黃老師也曾對女學生說:穿舌環在「那個」的時候特別有感覺。

「這個老師在調查的時候,就一副很無辜的樣子,意思就是說是女學生自己找他的,他只是沒有拒絕。」張萍說。

黃老師是音樂老師,給學生的印象就是長相帥氣、風趣幽默,是許多同學崇拜的對象。許多老師和學生也都覺得,這是女學生愛慕老師而主動追求,彷彿黃老師是倒楣的受害者。

「可是也有人曾經提到,黃老師會炫耀有女學生親他的嘴,然後其他老師就會回說『你中鏢了』,這樣子。」張萍說,「然後我就覺得通常一個比較正常的學校,老師做這種事情不是都會不敢講嗎?這個學校風氣已經可以開放到老師可以去炫耀的話,可見已經跟一般學校不太一樣了。」

「再來就是,比較正常的學校,如果聽到同事說有女學生親他的嘴,一般反應都會覺得這是不正常、是不對的嘛!不可能再去跟你開玩笑說,喔你中鏢了。就是說,那個反應也很不一般,你不覺得嗎?」

除了這些奇怪的傳言之外,黃老師還有一個引人疑竇的地方,「他把音樂教室裡面的器材室,把裡面的樂器都搬走,然後在那個器材室裡面鋪巧拼,還搬了一台移動冷氣進去。」有家長提供學校裡的傳言,說常常有女學生會在午休的時候單獨跟老師一起進去音樂教室裡面的器材室,門鎖起來,沒有人知道裡面發生什麼事。

調查中的案件,最後認為是女學生主動追求老師,老師只是沒有拒絕,違反教師專業倫理,記一小過。而其他在校園的滿天飛舞流言,學校並沒有做什麼處理,也沒有就這些古怪的事情找任何人進一步追問。可能校方是覺得男老師跟女學生單獨在器材室裡面、或是對學生說

穿舌環的話「那個」特別有感覺,也是教學自由的一部份,外人不方便干涉吧!

校園性愛女神

如果有一堂課,老師要你閉上眼睛想像有一個人,它可以是你的戀人或是你的偶像,甚至是你暗戀的人。現在想像一下他牽著你的手,慢慢往你的臉摸,接著他開始撫摸你的胸部,想像他開始將手伸入妳的內褲裡,開始撫摸妳的…

這樣的上課內容,大家會猜是什麼課呢?

答案是歷史課。

以上內容是學生憑著當時在課堂的衝擊印象還原而來。而為什麼歷史課會出現這樣的內容?許多H師班上的同學都有一樣的疑問。據學生表示,H師說她希望教給同學「必須知道的知識」,但究竟是什麼知識需要在上課模擬想像自己的性愛畫面,而且也沒有給學生心理準備,更別提這堂課的名稱是「歷史」?許多同學感受到的只有不適。而這,其實就是性騷擾,一個握有權力的老師,在公開的場合,對全部的學生性騷擾。

「H老師她很會講一些-譬如她會說,如果妳男朋友不要幫妳洗碗,妳就跟她分手。所以很多女生就會把她當成是很敢講、主張女權這樣子。她其實是有一群粉絲的喔。」張萍說。

然而這些言論,對其他的同學來說就是性騷擾,也有歧視男同學的疑慮。除此之外,H師並不是只在一堂課上講這種話,而是三番兩次把正課挪來閒聊。舉凡講自己被性騷擾的經驗、自己離婚的事情、聊服裝烹飪旅遊等等無關的瑣事。當學生投訴這樣幾乎沒在上課的老師,學校總該有所處理吧?

但是學校處理的態度卻相當消極,例如發問卷讓學生填寫時不注意學生身分的保密、用班級公共電話找學生、或是在性平會的調查當中,向學生逼問是不是有受到其他人的協助才來申訴。

「有些學生後來有錄音,那些錄音裡面就可以聽到H師上課都在胡扯,上正課時間很短。」張萍說,「這個老師後來性平會沒有停聘嘛!我後來就把學生提供的那些內容給國教署看,國教署也覺得很嚴重,就到學校去視察,就要求這個老師不可以再出現。所以這個老師後來就自行請長假。」

只是請假,而非懲處,這不禁讓人擔心,會不會在不久之後的某一天,大家都鬆懈下來的某一天,這樣的老師,這樣的上課內容,也許就又會回到校園。

只要我喜歡,有誰不可以?

目前潘老師的處分是解聘四年,黃老師的處分也從小過改為解聘四年,H師則是請長假。但這到底是因為真心想要保護學生,或只是因為事情曝光了、面子掛不住而改變了決定?

「我覺得這所高中最可怕的地方,就是整個學校對這種事情的態度跟氛圍,那種反應是跟一般學校是完全不一樣的,我覺得這個是很可怕的事情。」張萍接著說,為什麼學校會讓學生不確定自己能做什麼,甚至不認為這些事情是錯的,「整個周圍的老師跟同學的反應,如果都是很挺這個老師的話,小孩其實會質疑這樣是對的嗎?所以不覺得這很可怕嗎?這個學校就像是,一群老師把孩子都帶壞了那種感覺,把學生的觀念整個都扭曲了。」

潘老師案件當中,已經畢業多年的B生,提供的資料當中混雜了輔導老師和主任教官所寫的卡片,乍看之下是單純的畢業祝福,但是卡片的內容不約而同都提到,他們知道B生在學校

遭遇「某件」不愉快的事情,但還是要保持笑容跟正面能量才會幸福快樂。

其中一張卡片由當時的主任教官所寫,內容是:「擁有好心情,人間就是天堂;帶著壞情緒,生活就是地獄。」

不知道教官想傳達給學生什麼樣的訊息呢?也許是,如果被老師性騷擾,感到不舒服的話,請檢討自己的感覺,不可以覺得是我們不處理的問題唷!

註:有關「性平事件不調查切結書」,本刊致電國教署後得到回覆,根據教育部臺教學(三)1030902914字函釋,學校並無權限強制要求當事人簽不申請調查書或任何切結形式之文件,也不會因為簽署類似文件而影響申請調查權利的行使。如果被害人或其法定代理人無意願申請調查時,也避免再要求當事人簽復「放棄」或「切結」不申請調查的相關文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