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訊

申訴,然後?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Suzanne Schroeter

◎李庭芝

在學校遇到性騷擾怎麼辦?去報告老師,然後事情就會得到解決,相信很多人都是這樣想的。但很多時候,要開口對老師述說自己的遭遇,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例如當性騷擾的加害者就是老師,例如在所有人都會說你想太多的環境。

X同學是中山性平事件申訴的學生之一。

一開始是朋友轉貼給她PTT上的文章,內容提到中山女中有狼師出沒。她看了一下,發現似乎就是過去曾經騷擾她的那位老師,因此決定找上中山的一位老師詢問。為了避免誤會,她們一開始刻意先不講該位老師的姓名,只講幾個特徵來核對,結果確定就是同一個人。

X同學原本沒有想過要申訴。事情發生已經過了一段時間,而在一開始,她只覺得好像怪怪的,可是也沒有想過要不要申訴。直到去年,她後來發現到原來有不少學妹也遭遇過同樣的事情,她覺得,應該要避免之後有更多人受害,因此決定站出來。

中山的事件當中,家長和學生的其中一個訴求,就是希望學校能夠公開說明。例如在家長的呼籲信中寫道:「中山女中校方應本於性別平等教育法第26條的旨意,以書面向全校師生及家長公開說明性騷擾事件樣態、調查過程與處理結果,以供檢視,並昭公信。」

對身處在這間學校的人及他們的父母來說,了解學校現在的安全狀況,相信不是太過分的要求。但校方認為為了保護當事人,因此不能說太多,否則透過細節去推敲,當事人的身分可能就會曝光。

在性平事件保密、保護界線的拿捏,X同學覺得,學校可以講是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但不要講說是誰申訴、誰受害。確實在學校裡,同學之間的流言蜚語流竄,並不一定每個人都覺得是老師的錯,可能有人會覺得被騷擾者自己不檢點或有什麼缺失。X同學覺得中山女中可能是有這樣的顧慮吧!但是完全都不透露的作法,還是太奇怪了。我提到校方當時說,有個考量是可能講了一些特徵,大家就會知道是誰。X同學立刻說:「大家其實都知道是哪個男老師啊!」可見該位老師的行徑早有徵兆,但卻沒有人當一回事。

對於這樣的老師,最適合的懲處是什麼?X同學想了想,說:「其實我還是希望他停職。就是再也不要在中山出現了。」以前她以為也許只有自己碰上這樣的事情,然而在事件曝光後,她才發現,原來這些事情根本就已經發生了好幾年,老師用一樣的手法對那些女學生下手,卻只請育嬰假一年,之後就會再回來,這樣根本沒有幫助,他可能只是變得用更隱密、更小心的手法去做同樣的事情。

X同學提到,在申訴的過程中,很幸運遇到願意幫助她的老師。然而她也可以想像,恐怕是真的會有老師覺得要學生不要講出去、那位老師是好人、不要污衊他等等。而且在當時,她其實也不知道要去哪裡申訴,就算知道了,性騷擾的人就是老師,受害的學生可能也不敢自己去申訴。最終可能還是要透過一個自己比較信任的老師,而且還要是確定會幫妳的老師。

趙主任曾經說過,遇到類似的事情,學生只要找任何一個老師,他都會幫忙處理。X同學聽到這樣的說法後表示:「可是如果你沒有一個夠信任的老師,你怎麼敢講?」她覺得學校的氛圍,讓她無法保證所有老師都會覺得應該要為學生伸張正義,他們可能會說,是妳太敏感了、是妳想太多了、是妳小題大作或誤會老師,甚至,她不能確定,會不會有老師說:誰叫妳的裙子要穿這麼短?

「如果我那時候身邊沒有這樣子的老師,或者是我可能找一個老師講,結果她反而覺得是我自己大驚小怪,那這樣應該會更受傷吧。」X同學說。

確實學校的氛圍,對於申訴的學生,恐怕是不太友善的,例如曾有中山的老師在家長LINE

群組裡說:「相信O班可愛的小女孩都知道,謹守分際就是保護自己,讓別人無處可騷。」、或是把事件定調為家長道聽塗說就想介入,並表示「整體問題源於師生互動拿捏失準,類似羅生門。」這些話很清楚地展示了X同學所說的狀況。

X同學覺得發生這樣的事情,學校應該要站在保護學生的立場。比如說如果有不只一個學生在流傳說某老師怪怪的,學校就應該要去詢問跟確認這件事,而不是完全不當一回事,一味要學生覺得老師其實沒有那麼壞的感覺,應該要把事情放大檢視,而不是去縮小。

而對於當時校內的舉牌活動,會覺得這件事情對改變學校的氛圍是有幫助的嗎?X同學說,她記得那時候舉牌的只有小小一群人,其他人是選擇漠視、甚至不知道他們在幹嘛。她覺得,如果當時她在人群之中,她會比較在意其他人的反應。當然有人舉牌,她是很感動的,可是當她看到那只是少數人,而大部分人都漠不關心的時候,她反而會更不敢說出來。

覺得熟識的老師無端被攻擊、或是覺得抗爭的同學無理取鬧,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學校當中的大多數學生其實都不知道狀況。但是學校終究是教育場所,發生了性平事件,公開說明、相關的課程與輔導,都是學校可以做的。而不是讓學生去學到這次事件中,師長處理事情的方式:漠視受害者的感受、漠視其他學生的恐懼或擔憂、一切以校譽為重並希望大家不去談論。

校長說,她願意用生命保證,讓學生有一個安心就學的環境。這句話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很困難。老師願意提供安全的環境讓學生把話說清楚嗎?還是連聽都沒聽完,就說這不過是互動拿捏失準的羅生門?學校願意提供足夠的說明和宣導,讓學生理解發生什麼事情,同學是為何申訴,而不會讓他們在不明就裡當中以為認識的老師被無端攻擊?

曾有中山的老師,在LINE群組上說,學校絕對沒有師師相護這種事情。說不定這句話說的是事實:沒有師師相護,因為連從一開始發生什麼事,大人們都不在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