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訊

擊碎寧靜的一聲噪響-「真相公開,狼師走開!」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Matt Biddulph

◎ 李昀修

那是一如往常的早晨,中山女中的校園內平靜無波。

…否。

倘若刻意觀察的話,或許便會察覺到空氣裡隱隱竄動的一絲絲不尋常,以及教官、教師們,或部分學生的神情裡那些一閃而逝的緊張、害怕、無奈或反常的興奮。

彼時彼刻,那個既不可談論,又不可談論其不可談論的秘密就在中山女中日常的平靜無波底下,以一種詭譎的方式被校方與部分學生們所共有。海面底下,是巨大的泡泡無聲而透明的膨脹著。

迎來破裂的時刻並不太久,那是在防災演習以往常的三十分之一倍速度被宣告結束的時候,人群中炸開了一句清澈的口號。

「真相公開,狼師走開!」」

隨著第一聲口號喊出,在操場上,第二聲第三聲,更多學生們開始跟著呼起口號聲。又引起更多的學生們停下了原本因防災演習結束而準備移動回教室的腳步。

或許是出於好奇、也有些人是出於恐懼,許多人開始掏出手機試著錄下眼前頗為超現實的景象。事實上,大多學生可能還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還不知道為何會有同學在這裡抗議。倘若你以一個俯看的角度來觀察,便會看見狀似雜亂的人群自動循著某種看不見的法則移動著,漸漸地形成了肉眼足以辨識的兩個群體。一側的人們高舉著手機擔當了見證者與紀錄者,另一側的人們則拿著寫上標語的手幅成為了行動者,群體與群體之間,隔著一道彷若真空的空間。

這個以「真相公開,狼師走開!」為口號的抗議行動,在網路上所能找到最長的紀錄影像不足四分鐘,其中略去散場的話更是僅僅兩分鐘出頭。然而,這個行動卻瞬間在各個社群網站上被廣泛的傳播與討論。或許這短短數分鐘的行動,是有著「官夫人學校」別稱的中山女中其一百二十一年的歷史裡,最有力的一聲噪響。

然而這並不是一場經過非常精細策畫的抗議行動。稍稍細看的話,便會發現它在配備上顯得有點稀缺,行動的內容其實也非常單純,頗有倉促上路之感。但這一切自然是有原因的,事實上,整場行動從串連到行動為止,學生們僅有約莫三天的時間能準備這一切。

為什麼呢?

在此或許有必要簡述下一小部分的時間軸(註)。這起性騷擾事件被舉發的時間點是四月底,校方隨即於五月啟動調查,並接連接獲了四起性騷擾的檢舉。調查小組很快地於六月中便完成調查報告,並由校方定下了對這位性騷擾學生的老師做出的懲處。然而在學生的認知裡,就是一位老師默默地消失了。校內的學生們幾乎都不知道校園內有位性騷擾累犯,直至九月十六日的那封家長公開信打亂了寧靜之前。

公開信本身並未帶給對此事全然無知的學生太大的衝擊,反而是在後續私下流傳於校園內的討論過後,有些學生才知道原來這位老師將於一年後回歸校園。原來,當時申訴的四位學生都沒有拿到自己的調查報告。

當時參與了這場抗議行動的一位A同學說作為高三生,自己原打算埋首書堆:「不久後便發現知道這件事情的學生實在太少了!如果我們不做點事情改變現狀,這名老師很可能下學期重返校園。雖然我們那時已經畢業,但未來的學妹可能在毫不知情下跟他接觸,甚至同樣遭受魔爪。」

於是她們決定展開行動,然而高三會參與集合的時間很少,九月二十一號的防災演習又是少數全校都會集合的時間。她們於是抓緊時間創立了一個LINE群組,將各自認識的人加入這群組內並解說事件的樣貌。接著,開始利用下課和晚自習的時候跑班串聯行動、發送手幅。

我問這幾位同學:難道不會有教官攔妳們嗎?

同學們相互對望一下:「教官沒有那麼多個啊。」「遇到應該也不會怎麼樣。」

我嘆一聲氣,感覺時代不同了,這場行動似乎意外的順利。但一位B同學隨即說起自己跑班的經驗:「有些人就會說妳們都高三了為什麼還要發起這個運動,妳們不是該好好讀書嗎?之前跟另外一個同學跑班時就被兇的很慘,她就直接跟我們說就是他不支持我們這個行動然後怎樣怎樣。」

但同時她們也收到來自受害者的打氣。B同學說:「我們不知道受害者是誰,但是有受害者傳紙條來我們班上,跟我們說她是支持的,叫我們加油。就我們在討論的時候就收到紙條了,其實還蠻感動的。」

只是抗議行動的消息終究還是讓校方知道了,只是不論有意無意,校方對此採取了完全冷處理的態度。另一位C同學說往常的防災演習總要花費半小時以上,要宣導要點名,校長主任教官等人還要上台講話:「但那天一下去我們根本都還沒站好,教官就說好喔大家今天很乖喔,可以解散了。」

預料外的變化讓學生們愣了一下,有人回神的快些,直接在原地喊出:「真相空開,狼師走開!」接著一張張手幅被拿出來高舉著,最終形成了眾人們在影片上看到的畫面。

D同學也是當時在操場上的其中一人,她說當下的自己其實還是會有點怕怕的:「怕他們走下來把我趕走,架走,或是叫警衛之類的。他們就在上面一直看著我,我們喊的也很尷尬你知道嗎?其他人就一直走一直走,然後我們就站在那裏,還好學妹有來支援,不然就很孤立無援。」

這場抗議行動,最後以校長收下學生陳情信的方式退場。這確實造成了某些影響,A同學說,隔天校長便於朝會說明了校方失誤之處,也承諾做出改善,但可惜的是這番說明著重於依法行政,對於學生提出的三項訴求,姑且只算是以側面的方式回應了。

在抗議行動結束後,所訪談到的同學中並未有人被校方懲處,但後續的壓力其實來自於其他學生。C同學說那幾天在廁所、咖啡店、小吃店、晚自習的教室甚至路上就可以聽到有學生揶揄當天的行動:「我真的不是很認同她們這種行為耶,她們為甚麼要這樣跟校方起衝突呢?而且那個狼師被怎麼懲處是重點嗎?」

這類的批評無論是在校園內抑或是黑特中山等社群網站上都不在少數,我問學生們如果能夠跟這些人對談的話,有什麼話想對她們說?E同學說最想知道的其實是自己在訴求的表達上是不是有誤,為何大家都認為這位狼師如何被懲處才是重點:「其實公開的意思不是像很多人誤解的是把那個狼師的還有受害者公布出來,不是那樣,我們幹嘛要知道受害者是誰啊?重點是學校處理事情的時候應該要把程序透明公開化。」

但在整起事件裡,兩方人馬各自像是兩條行進的直線,偶爾在字面上交錯了,卻又總是誤解了字面內的意涵。

誤解的理由有很多種,或許是對於性平法缺乏正確的認知、或許是在依法行政背後因恐懼而過度的自我審查,因著各自背後的價值觀,事件中人做出了各不相同的行動。

從校方僅花一個多月的時間便完成調查與結案的速度來看,要說校方無意處理是有失公允的。但為何最初會將被害者列為利害關係人?又為何不斷強調怕學生被標籤而不進行事後的輔導呢?這些部分都令人不解。C同學說出自己的猜想:「可能因為我們是女校吧?我會覺得說校方讓那些家長知道他的女兒在這種有狼師的學校,他們可能會反對這間學校,所以趕快處理完。」

但如果要處理校內有狼師的疑慮,為何調查確認後學校不選擇直接解聘這位老師呢?C同學搖搖頭說她自己也不知道後,突然說:「我想到一件事了,就是那老師給人的形象,除非妳真的有被他講過什麼騷擾的話,不然大家就覺得他是一個好老師。」

另一位同學補充說:「就大家覺得他好像很關心學生,很認真的在做他分內的事情,好像很親切這樣。所以有些老師會認為說我的同事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而且真的會有男老師覺得說可能是女學生亂講話。」

而這,或許便是校園性騷擾案的處理往往艱難的原因之一。在職權的掩飾下,某些性騷擾可以順理成章,甚至不被當作是性騷擾看待。除了要求老師謹守分際之外,如今的我們,仍然找不到一個完全的方式來防堵校園性騷擾的發生。

但,至少中山女中的案子算是落幕了,抗議行動擊碎了校園內的沉默,讓校方必須重新檢視整起事件並彌補過錯。被害者拿回了自己申復的權利,加害者也被依法懲處,當初行動中提到的幾項訴求如今檢視起來,仍然獲得了部分的兌現。

幾位同學們最後相互對視了一下,點點頭,像在為自己打氣般地說:「這是個好結局啦。」

註:完整時間軸請詳見本期第十至十三頁之中山女中案大事記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