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訊

公共與私密:難以啟齒的性別問題

圖片來源/人本秘書處

◎ 李庭芝

「性」在我們的文化當中,被視為是私密、有傷大雅的話題。也許是因為這樣,當校園發生性騷擾或性侵害時,常常不會有太多討論或說明。眾人可以從流言蜚語中感覺到好像發生了什麼異常的事情,但實際上發生了什麼、有沒有處理、處理的結果是什麼,往往是壟罩在迷霧之中,而且也沒有人能確定為什麼事情是這樣處理的。

在五月二十六日的研討會中,陳瑤華教授提到「公共空間」的概念,在訪談當中,她做出進一步的闡釋:「性是私人領域的親密行為,可是,如果我們現在涉及到不正義,比如說一個人違反另外一個人的意願,進行了對他的身體或是尊嚴的侵害,那這個時候已經不再是私密的、性的關係。」陳教授指出,這個界線常常被有意混淆,用性的私密性來合理化在公共空間的沉默。

但這樣會不會有過度干涉他人私領域的疑慮呢?假設在公共空間當中的兩個人想談戀愛,外人有什麼資格阻止?討論到師生戀時,常常會面對這樣的質疑,萬一兩人真心相愛,去拆散他們是不是觀念太保守了、管太多了呢?我請陳教授用「辦公室戀情」做範例,辦公室似乎是公領域,但戀情聽起來又像私領域的事情,像這樣的狀況,該如何劃分?

「如果是辦公室,這個詞已經很清楚地說明它是一個工作的地方啊。」陳教授說,「想像就是,我們大家都公事公辦,可是,你跟他是配偶或戀人的關係,那我怎麼敢保證(公平性)?他的案子會比較先被處理,或者是他要建的規則你一定贊成,如果這是一百、兩百人的公司,可能狀況還不會很嚴重,可是辦公室如果只有五個人,那馬上就是很清楚。」

陳教授又舉了一個例子,比如說學校的助教跟某位老師是一對,這位老師的辦公室跟其他同事相比就是特別乾淨,排課的時間常常也排得比較好,其他人心裡多少就是會有些芥蒂。「整個公共領域的規則、公平性就很難持守,如果這個類比可以成立的話,那顯然就是在師生戀也會有同樣的情況出現,我怎麼保證我的分數、我的表現,不會因為某一種私人關係受到影響?」

比較可以想像的畫面是,例如某學生是某老師的小孩,因此在學校他就受到特別好的待遇,分數比較高、各種處罰也不會有他;但另外一個狀況可能是,為了避免偏袒同事小孩這樣的流言,因此對他的標準特別高、處罰特別重,來宣示自己的公平性。不論何者,對這位學生都不公平,而所有參與到這個公共空間裡的人,都還是可以感受到,師生之間的關係因為某兩個人,對整體造成了質變。

在過去,師生戀被認為在「倫理上」不宜,這個倫理的意義,似乎還是比較近似於傳統儒家倫理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是一種用來規範「個人」該如何跟其他個人互動,要點是在於自己的身分相對於他人是什麼,從而修正自己的言行舉止。

然而陳瑤華教授所提的「公共空間」的概念,出發點是基於整個團體的公平性與公正性。即便是號稱兩情相悅的戀愛,只要會影響到團體,都應該要公開檢視,讓參與在團體裡的人可以討論、可以重新確定團體的規範與界線。如果放任團體中的顧慮和懷疑不斷滋長,最終仍無法避免傷害到整個團體的運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