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訊

破除對「惡」的迷思:讓協助代替漠視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IAN Chen

◎ 李庭芝

研討會當天,陳瑤華教授談到,我們的社會對於「惡」有一種迷思,好像一個人犯了錯,他就是十惡不赦的惡魔,這樣的態度妨礙我們處理跟面對錯誤,也沒辦法啟動後續的輔導機制,讓犯錯的人可以知道自己錯在哪裡,有機會改正自己的錯誤。

在訪談中,陳教授進一步說:「回到根源,其實就是,我們可能是從過去那個威權體系走到現在,所以我們很習慣把惡想像成一種,邪魔式的邪惡。就是說,如果一個人為惡,那他一定是一個兇徒啊、一定就是懷著惡意-反正就是惡魔式的,那個人就是惡的化身。」

「這種對惡的理解或者認識,其實是非常非常糟糕的,因為他跟現實中的『為惡』,就是不一樣。更嚴重的是,他把為惡想像成只有在(特定條件下才會發生),例如極權、威權的系統為惡,一旦轉變成民主,好像公務人員就認為自己不會為惡,或者很多人就認為說那個『惡』就消失了。」

這樣的觀點可能就會導致,比如不敢或不願意檢舉自己的同事,因為這樣好像會害慘別人的一生,即便他不斷在做錯誤的事情傷害別人;另一個可能的狀況是,學校可能會認為只要找到壞人,驅逐出去,其他什麼都不用做,事情就很完美地解決了,畢竟這一切只是有一個惡人為惡所導致的。

「惡有可能是不作為、漠視,眼見很多事情發生,可是他不表達意見、不判斷,他可能不去介入,永遠都是在觀看。」陳教授說,「去正視人為惡的動能,他為惡的、真實的處境。我覺得更應該有必要去協助一個人認清,他現在錯誤在哪裡,然後他有機會可以改變。」

「這件事情如果更清楚的話,就會有助於人去想像他的同事『為惡』,及早去協助同事,比你晚協助同事來得好,而不是就不講話、漠視,讓整件事情越來越嚴重,然後就說,他是惡魔。」

「這裡有很多的迷思,需要一個一個去解開。所以有可能是,我如果心裡想像現在揭發他,別人就會認為他是惡魔,然後我可能就會對不起他等等;可是如果倒過來想像說,我其實是協助我的同事,我也應該要讓同事了解他其實並沒有像一般人想像的那麼邪惡,他就是在這上面做了不對的事情,然後我們的環境應該要想辦法協助他改變這樣的(狀態)。」

如果把犯錯的人看作是惡魔,就很容易覺得,舉發某個人錯誤的行為,好像是在追殺他一般,這樣的想法可能很容易讓人對於自己的行動有罪惡感。但是,如果我們能意識到,讓他直面自己的錯誤,協助他認知到自己的行為為什麼是錯誤的,這樣,修復和補償才有可能發生,正義才能真正被彰顯。

「一個人選擇要跟誰、或不要跟誰做朋友、希望團體的成員是怎麼樣的人,這裡面都涉及到我們對那個團體的想像。但是我覺得當一個人比較成熟,或者是比較有能力時,他希望能了解這件事,然後他可能對那個人有更多的-怎麼講,如果把這樣的人隔離,就有點像公共空間裡面,我們把這些人辭退或解職了,他只是就是到社會上其他地方繼續做同樣的事情。」

「但是如果我們越來越成熟,到可以建立一個的體系時,那也許我們就需要討論,需要一起來談這件事情。」

這個狀態有點類似於轉型正義:我們必須去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加害者去談論自己做了什麼,讓大家知道為什麼他會這樣做,讓大家有機會協助他認知自己的錯誤,這樣我們才有機會阻止下一個錯誤發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