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訊

看清迷思,回歸教育專業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圖片作者/石川 Shihchuan

◎ 李昀修

「性、愛、家庭、婚姻、生殖,在台灣通常被認為應該五合一,一起發生才是完美的,可是這五者各自是不同的概念。性是人類的性行為、愛是主觀投射或心理活動、家庭組成可能超越婚姻、婚姻是一種法律登記制度,生殖不一定會發生因為…必須要去釐清這些觀念,才有辦法讓當事人不會因為那程序深陷其中。」

在研討會中,陳宜倩教授將演說分為幾個章節,在討論文化迷思的章節時,她講了上述這段話。

這段話或許會讓某些人內心小警鈴大響:什麼,這難道是在鼓吹性愛分離嗎!?

當然不是,在這段話的前面,陳宜倩教授提醒的是如同《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一書中寫到的;由於發生了性而必須說服自己是在愛中才能活下去的個案事實上很多,現實社會中也看到很多「為愛而性」的例子,多半是女性為了愛一個人,被要求發生性行為。被害者強迫自己愛上加害者去符合社會對於性、愛、關係、婚姻、生子的五合一想像,傷害無法被就此斬斷,而悲劇將迎來一個新的開始。

對上述觀念五合一才能幸福的想像帶來了壓迫,但倘若回到現實狀況來看,即便是在農業社會的時代,五合一也不符合現實需求。而到了現在,這樣的想像也正在發生變化。在臺灣邁向了高齡化社會的此刻,出生率的下降,代表的是人們不再將生子視為一個人生必經且必須的歷程。無論是受到經濟壓力下做出的選擇抑或是個人生涯的規畫,都顯示了隨著時代的推衍,五合一的概念也因應著生了變化。鬆綁對於性別與生命狹隘的想像,才能讓每個人在自己人生中做出四合一、三合一等等適合自己但或許各自不同的選擇。

不同的概念不該相互混淆,這樣的思考方式在陳宜倩教授的演說與訪談中一直被反覆提醒。一如學校在執行性平教育法時不應將刑法的「罪」之概念與行政法的行政處分混淆。性騷擾也不應用道德觀下的「妨礙風化」來混淆其「性自主權」受侵害的本質。

然而除了性、愛、家庭、婚姻、生子這種概念上的迷思之外,在教育現場也同樣的有一些迷思必須被重新檢視。

「師道,我們要重新思索不要再說師道這件事情。學校裡老師是專業位置,學生也是專業位置,可是我們都是人。」

對著台下諸多前來參加研習的老師們,陳宜倩教授提出這樣的看法無疑是相當銳利的。然而對照著她在研討會中的另一句話來看,便能夠理解其真意-

「學生不是孩子,到學校時妳是老師我是學生,我們在進行國民義務教育,目的是要培養可以獨立思考的未來公民,接受彼此各式各樣的差異,為一起生活做準備;孩子是在家裡與父母有親屬關係,那叫孩子,這兩邊的教育觀念是不同的。」

師道、孩子,這兩種關係慣常的出現在校園中。老師一方面作為師道的體現者,另一方面又將學生視為孩子,這看似溫暖的畫面之間卻有著矛盾存在。

師道,本身具有一種神聖性。而孩子,卻又是一種血脈相連的親密關係。當老師只能以這兩種歧異的角度來理解自己與學生的關係時,事實上是妨礙了自己回到專業關係上去和學生互動。

「專業關係」四個字似乎給予人一種冷冰冰的印象,但事實上,這是一種狹隘的想像。專業關係當然可以是溫暖的、是相互關心的、是彼此尊重的,「師道」與「孩子」之所以需要被解構,正是因為它們妨礙了正常關係的建構,也將公私領域混淆了。是以當臺灣要「真正地」建構起一個性別平友善的就學環境時,這些文化迷思將必然的被挑戰。

面對性別議題,此刻臺灣的土壤是貧瘠的。但改變臺灣的土壤,讓性平教育得以紮根。這不單單是教育者的職責,更是這個時代生存的人們應該負起的責任-能否創造出一個性別友善的世界給予未來的人們,就看此刻的我們採取怎樣的行動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