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訊

那些孩子心裡有傷,需要我們看得見

◎施宜昕/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祕書

不是沒有打,就不會有傷害

在今年的眾多控訴不適任教師的記者會中,有至少兩件,我們拿出的不是驗傷單,而是課堂錄音。在新北市二重國小跟正義國小的案子裡,老師並不直接動手打人,但他們的言語、口氣,以及所營造出來的班級文化,傷害孩子之深,令我們不能不在意。

正義國小的錄音裡,會聽到老師用高分貝吼罵小孩。我們開記者會的地點是新北市政府門口,一個開放場地,然而辱罵的尖高聲音,卻無法散去,刺穿了在場每一位大人耳朵,震動到心裡。我們對記者說:「現在我們只能播放三分鐘,但請大家感覺一下,小孩不是只承受三分鐘而已,這樣聽來難受的音調、語言,他們是天天聽,聽一學期,聽一學年!這是他們的日常生活。」(請按此閱覽新聞稿)

而二重國小的記者會中,是另一種「恐怖錄音」,沒有老師的尖聲叫罵,但他持續不停叨唸、責備、說否定的話。而當老師一不高興了,小孩就會此起彼落說「許老師妳辛苦了」「許老師妳好漂亮」。哇,小學一年級的童稚聲音,聽來好震撼,像是北韓的孩子對領導說:「我們最快樂,我們在天堂。」這位許老師不需要用高分貝吼罵,只要他點出要被責難的學生號碼,其他同學會自動自發幫忙罵,我們從錄音檔裡聽到的尖高聲音,竟然是來自小孩。孩子們搶著罵,這是奉承,也是求生存。他們用謾罵同學,來向老師求饒。(請按此閱覽新聞稿)

這世界上有多少悲劇可以超越這樣的惡魔教室。

慢性且長期的壓力會損害大腦,造成專注、記憶、認知能力的降低。我們可以想像,當學生處在必須為了生存(不要被老師針對)的環境中,他們很難還有餘力學習、思考。而當成績的表現成為學生求生的需求與本能,不再單純是學習成果的反映時,學習就只是爭名(排名)與爭權(幹部)的工具,學校成為叢林,不再是求知的場域。

但是,他們看見了「孩子心裡有傷」嗎

我們聯繫二重國小,要提供所有錄音資料,讓他們確切處理許老師的問題,停止對孩子的傷害。校長不但拒絕還直接掛電話,理由竟然是,人本開了記者會!我們不懂,如果沒有記者會,許老師就是錯的,開了,反倒許老師是對的嗎?這不就表示,這些只管自己顏面,不管是非對錯嗎?最嚴重的是,做為處理不適任教師的關鍵角色—校長,有什麼資格耍脾氣,而把小孩的利益往後擺?

直到我們在教育局蔣偉民副局長面前放錄音檔,現場教育局人員才臉色凝重,說:「這確實嚴重」。也吱唔說:「學校的調查報告寫得不是這樣」。也點頭默認,他們之前並沒有聽我們提供的錄音檔。蔣副局長指示,案情嚴重,要重啟調查。

等不到進展,我們再到二重國小校門口發傳單讓更多家長知悉許師的問題,該校主任才來電基金會表示剛接到本案資料(記者會後就已經去文給學校並提供資料,學校竟然一個月後才說透過教育局拿到資料),請我們給學校處理的時間。然而,這距離記者會時間已經過一個月了,學校跟教育局的作為是什麼?

這些官僚心中是不是都只有自己,才會對孩子的需求這麼不以為意。得要我們一而再、再而三將孩子的傷撩給他們,他們才懂得吱吱唔唔。

我們應該要致力於不使人受傷害

如果學校、體制,有是非,走正道。家長、學生至少有價值可依循,有公道可爭論。然而現行狀況不是這樣。

正義國小出面申訴的學生們,要忍受老師將他們當透明人,忍受學校用輔導的名義找他們麻煩,忍受。不是他們出面申訴有錯,是校方對於老師的錯誤不夠迅速明確表態,甚至還維護。學生知道自己不該被如此辱罵,知道教室不應該分為天堂區、地獄區、十八層地獄區,知道人不應該因為成績表現被羞辱,卻不能明白,為什麼校長要站在錯的那一邊。直到記者會召開,老師才被調職進入輔導。

直到此時,還有天堂區的家長聯署要留任老師。如果這些家長無知,學校難道不能明確說明,不能分天堂地獄嗎?學校不會說的,學校需要有人當打手,以便將他們不能說的,不好說的,在此揭露。因為他們並不真切認為,不應將小孩分為天堂區跟地獄區,他們沒有確切認識到教育不應羞辱,不應因成績表現分階級。他們更沒有認知到的是,小孩表現如何,通通只代表大人的工作該要怎麼進行,責任要怎麼負,而不是責怪小孩個人。學校只是覺得倒楣,被抓到了—而不是就此反省,教育的價值,該有什麼標準。

他們是典型被威權恐嚇長大的人。沒有思想。沒有價值。只有恐懼與防衛,或是奉承。我們認為開記者會是揭櫫案情,訴求義理,談論「教育該有的價值」,但他們老是當成威脅與恐嚇,停留在防衛。所以要花的時間,總是比預期的久。能怎麼辦呢,還是得訴諸價值的討論啊。

二重國小校長為何態度這麼差,大概也就因為他們將許老師這種手法當成班級經營有方,雖然心裡有點知道恐懼會帶來傷害,但比起這個,他們更在乎孩子被馴服。然而,恐懼是一把利刀,心中存著恐懼,等於是心中藏一把刀,時時刻刻劃出新傷口,日日夜夜都要疼痛發炎。那傷害不是在這個班級或在這個時期而已,他會持續、擴大,甚至,有一天會將利刃向外,刺傷別人,一如這些長大了的大人校長、主任、老師。怎麼能不在乎。

那些在人本臉書留言支持許老師罵人、管控人、馴服人的家長,基本上不夠明白這其中深刻的傷害。甚至,自己也在這樣傷害小孩。

然而,教育改革所謂何來,也就是希望人能更自由,在心智上、思想上更自由。

所以那些以管教、輔導之名卻傷害孩子的手段,是我們要反對的。反對帶來傷害,更反對說謊—把傷害人的手段,說成輔導管教。

教師,是一種專業,不是創立宗教—使孩子不受傷害與控制,是教育最基本的要求

我們要能看見孩子心裡的傷,還要使體制也能看見。

同時我們要建立教育的專業標準,而不是以教師威權、威嚴為指標依歸。

在過去的時代,教育被當成傳教、訓練工人的工具。所以,不著重啟發,卻常用暴力、控制、恐嚇等手段。那樣的時代早被檢討與唾棄,但我們的文化卻還沒走出來。如果還只要求學生乖跟聽話,卻不重視事理與啟發,我們的體制就容易成為不適任教師、暴力教師的庇護所。

一個具有教學專業的老師,他會有能力覺察與限縮自身的「權力」,並有足夠專業能力去理解學生的需求,引導、開展學生的能力,讓學習與求知成為目的,讓學生透過學習成為自己的主人,而不是只為滿足或複製大人的期待的工具。更重要的是,他知道,為了樹立威權而行使的任何處罰,都是讓學生在臣服的過程中失去求知與思辦能力,成為獨裁的附庸,嚴重傷害孩子與學習的本質;他知道,使孩子不受傷害,是教育最基本的要求。

我們的教育不需要自戀、迷戀威權,只想控制學生、造成孩子傷害的教師。要讓教育正常,除去這些不專業的老師,勢在必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