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訊

當人本進到生活裡

◎ 蕭永晶 人本父母班學員

如果在一年前,你問我「人本基金會」是什麼?我會想很久然後告訴你,就是常常在學園相關的社會新聞中、幫忙開記者會的單位之一吧。很遙遠而模糊的存在。感覺它在做很多事,但與我無關。

對我們這些父母來說,人本的「森林小學」是更務實的存在。不打不罵的山中烏托邦,多麼美好啊…但這個美夢絕對遙不可及,它很貴、很遠、而且還要住校。後來孩子去了人本的夏令營。在營隊,不管發生什麼事,只有尊重、聆聽,然後鼓勵孩子自已嘗試解決問題。沒有花俏的口號,只有充滿被理解的點點滴滴。在這兒,孩子再怎麼天馬行空、荒誕無稽的答案都可以被接受,因為在嬉鬧中會激盪出更美妙的火花。不用做「乖小孩」,孩子可以做自己。

於是我參加了人本的「父母班」,希望學幾招人本的「教養奧義」,一起打造優秀的孩子。結果我錯了。課程的目的,不是改造孩子,而是要重塑父母。回頭看看綁在自己背上的陳年枷鎖:來自原生家庭、成長經歷、專家建議、道聽塗說…所有認為理所當然的教條,全部要砍掉重練。

比如說,我覺得「學生就該念書」。認真念書,讓孩子可以穩健走向可預期的理想人生,是我們身為父母的責任。所以一旦看到孩子擺爛,我背上枷鎖迸發的焦慮,瞬間就會把我淹沒。沒頂時的無助和挫折,會轉成憤怒,一股腦倒到孩子頭上。

但說到底,枷鎖、焦慮都是我自己的,小孩不該為我的情緒負責。我試著不再用「改變孩子」來消除「我的焦慮」。我可以告訴他我的擔心,但不需要把後果成敗揹在身上。他的壓力還給他,如果他悠遊自若,那就隨他去吧。沒那麼嚴重,死不了人。他的自信、他的熱情,是成績無法證明的。拆了我的枷鎖,孩子不用再做滿足媽媽的「乖小孩」,他才可以做自己。原來這就是「人本」。

許多老師父母眼中,「人本」可能像是政治不正確的邪教,因為它要改變的是大人。對我而言,較像個「苦行僧」。一句話,一個觀念,每天一點一滴灑出去,期待善念會在不知名的地方開枝散葉。感謝我們的相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