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他的眼光,看到了初衷

基地今年的少年遊帶孩子們到蘇澳與南方澳,研究山的禮物—冷泉,與海的禮物—鯖魚。除了上課討論冷泉的特殊性,當然也要帶孩子們玩個水。我們帶大家去東澳的湧泉,孩子們在湧泉池裡儘情的泡腳、潑水,活動結束回到借宿的士敏國小,我在飲水機旁遇到第一次參加少年遊的偉軍…

當人本進到生活裡

如果在一年前,你問我「人本基金會」是什麼?我會想很久然後告訴你,就是常常在學園相關的社會新聞中、幫忙開記者會的單位之一吧。很遙遠而模糊的存在。感覺它在做很多事,但與我無關。…

楊翠看到的人本基金會

正式與人本牽上線是因為人本團隊來台中建立社區公民大學,就有人推薦我進來。我也是從這時候開始與人本…應該說相互為用吧?比方說教師營或是反核連署,但一開始對於是否要參與公民大學我是保留的。…

那些孩子心裡有傷,需要我們看得見

在今年的眾多控訴不適任教師的記者會中,有至少兩件,我們拿出的不是驗傷單,而是課堂錄音。在新北市二重國小跟正義國小的案子裡,老師並不直接動手打人,但他們的言語、口氣,以及所營造出來的班級文化,傷害孩子之深,令我們不能不在意。…

體制不義,學生承擔?

輕度智障的學生說:「林老師在上午第四節課挖了一湯匙辣椒,叫我把嘴巴張開。我說:『我不吃辣椒!』老師還是要我吃。我吃完覺得嘴巴很辣、很痛,我想要喝水,但老師不准我喝水。午餐時,老師先挖一湯匙辣椒倒在我碗裡,我才去裝飯,但是我不敢吃,也沒去裝菜,午餐就沒吃。回到教室,老師還是叫我把飯吃完、不准倒掉…

一加一極可能大於二~數學想想與偏鄉共舞了

一年來「數學想想」跟偏鄉小學的關係有了一連串的「變化」,以支點計畫推動「數學想想入校」已經十五年,我從來沒想過「數學想想」會有變成「課內」的一天,教學及研發團隊不僅可以成為老師們的教學資源,還可以受到來自孩子們的鼓勵與讚美,激發了不可思議的火花⋯

看清迷思,回歸教育專業

「性、愛、家庭、婚姻、生殖,在台灣通常被認為應該五合一,一起發生才是完美的,可是這五者各自是不同的概念。性是人類的性行為、愛是主觀投射或心理活動、家庭組成可能超越婚姻、婚姻是一種法律登記制度,生殖不一定會發生因為…必須要去釐清這些觀念,才有辦法讓當事人不會因為那程序深陷其中。」…

什麼!性平教育法裡面沒有「罪」?

性別平等教育法,在討論時常以性平法三字簡稱。這或許反映了性別平等教育法在現實中的處境,大家往往關注的是它處理性平事件的區塊,卻忽略掉了這項法規中包含的教育二字。倘若從玫瑰少年的事件開始追本溯源,本應該不難理解此項法規的精神所在。…

破除對「惡」的迷思:讓協助代替漠視

研討會當天,陳瑤華教授談到,我們的社會對於「惡」有一種迷思,好像一個人犯了錯,他就是十惡不赦的惡魔,這樣的態度妨礙我們處理跟面對錯誤,也沒辦法啟動後續的輔導機制,讓犯錯的人可以知道自己錯在哪裡,有機會改正自己的錯誤。…